节日也是可以一个人过的。

- 编辑:正嘉文化网 -

节日也是可以一个人过的。

  我这几年一直都是在广州过的。作为一个外地人富集的地方,广州每到过年,都是人口大量迁出的时候。

  走在街上,来往的行人、车辆屈指可数,两边的店铺大部分关了门,高楼大厦也都几乎被黑暗吞没,只剩零零星星几点光晕。这几天的广州,迎来了一年少有的宁静。

  有时候我闲下来,就会在家里休息一下,写写东西,或是画画画(三个同样的字看起来竟然都点好笑)。吃的话就自己煮点简单的或是出门觅食。

  比如初一晚上我居然是自己出去觅食,当时没想太多换套衣服就出去了。上到街上,和往年一样吧,店大都是关着门的。

  我以为可能会有一些小店仍然营业,但是逛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开的也就那家肯德基。不是不想去那些大的餐厅,但是看着里面都是以一大围台为单位的,一个人去吃可能会有点寂寞。也不想工作人员同情我放个熊在对面,我总是觉得那样更加讽刺。

  随便在肯德基吃了点我就起身回家,路上的景象依然如此萧条。就连路灯都有的一闪一闪,似乎在埋怨城市的冷清。那时我就在想,广州这种景象,会不会就是以后一个发达城市落寞的样子,成为一个人去楼空,由寂寞空屋堆积而成的废墟。

  这么一想,我觉得自己更难过了。

  二

  不过我不是每一年都这样闲到难过,前两年我看到的广州还是不一样的。一年是高三忙着备考,两年是参加花市的义卖。高三不用说,有学习陪伴怎么会无聊呢?

  每一年广州都有花市,一整条步行街摆满了帐篷,也走满了人。不过虽说是花市,卖的不只有花,吃的像糖葫芦、喝的如酸奶都有,也有卖工艺品的。我们当时义卖就是自己做手工工艺品。

  到了花市那天,我们几个人分成小组,在出去游走售卖和店铺看档两个任务间轮流值班。

  那两年广州都挺冷的,记得高一那年是广州少有的下了薄雪的一年,我们身穿棉袄,手捧篮子,脖子上挂着一个展示板,头顶还要夹一堆与生肖相关的小发夹在街上售卖。

  刚开始我们还会主动去和行人推销,后来真的累了,就对着人群吼广告词,有人上钩了便会有一群高中生围着他推销,结果只是买了一个小发夹。不过也好,头轻了点。

  印象深刻的,是年三十。那晚我吃完饭便会穿上棉袄,背起书包,往花市赶去。因为当铺不能没人看着,因而总有人要牺牲和家人团聚的时间,在这里忙活。我们一直卖到十二点多一点。

  比起前两天,年三十是最热闹的,却是卖的最少的,也许是大家仅想逛逛花市体验一下过年的气氛罢了。

  收完摊的时候大概两点多,这个时候的广州是最为宁静的。那时候的景象,既是人行道从这通向那,一旁的路灯散发着暖光,街上零零星星地散落着货品和垃圾,各个当铺的人们整理三天下来的成果,还有站在路边等着的扫地阿姨。

  那时候的感觉,就是一年真的结束了,叹一口气,背上书包,和大家祝福、道别。南京仁康医院治疗精神病好不好 南京精神病医院 沈阳失眠抑郁医院